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距离“石油人民币”还有多远?

2023-04-10 15:22:23 1682

摘要:文 | 《财经》记者 江玮编辑 | 郝洲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正在加速,与此同时,国际货币体系中去美元化的进程加快。3月29日,巴西宣布与中国达成协议,将以本币进行双边贸易。根据这一协议,巴西与中国之间的对外贸易和融资业务多了一个选项,即可以不...



文 | 《财经》记者 江玮

编辑 | 郝洲


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正在加速,与此同时,国际货币体系中去美元化的进程加快。

3月29日,巴西宣布与中国达成协议,将以本币进行双边贸易。根据这一协议,巴西与中国之间的对外贸易和融资业务多了一个选项,即可以不使用美元作为中间货币,将巴西货币雷亚尔直接兑换成人民币,或者将人民币兑换为雷亚尔进行。

巴西贸易和投资促进局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将降低成本,促进更大规模的双边贸易和为投资提供便利。中国是巴西最大贸易伙伴,巴西则是中国第九大贸易伙伴国。中国海关的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中巴双边贸易额为1714.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万亿元),同比增长4.9%。其中中方出口额619.7亿美元,进口额1095.2亿美元,巴西对中国处于贸易顺差地位,顺差为475.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71.4亿元)

今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网站公布消息,与巴西中央银行签署了在巴西建立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合作备忘录,并表示巴西人民币清算安排的建立,将有利于中巴两国企业和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交易,进一步促进双边贸易、投资便利化。

截至今年3月,人民银行已经在29个国家和地区授权31家人民币清算行,并与40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或货币当局签署了双边货币互换协议。

“越来越多的国家现在开始使用人民币来做清算和贸易支付,这是人民币走向国际化的很重要一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副总裁朱民在3月底出席博鳌亚洲论坛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数据显示,在基于金额统计的全球支付货币排名中,今年2月人民币占全球支付的比例从1月的1.91%升至2.19%,连续13个月保持全球第五大最活跃货币的地位。人民币国际支付份额曾在2021年12月一度超过日元成为全球第四位支付货币。排在前两位的美元和欧元仍拥有绝对优势,今年2月的占比分别为41.1%和36.43%。

人民币也是位列全球第五位主要储备货币,在IMF特别提款权的权重排名第三,全世界已有80多个国家和经济体将人民币纳入储备货币。IMF3月31日公布的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数据显示,2022年四季度,人民币在COFER的占比为2.69%。排在前四位的分别为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它们的占比分别为58.36%、20.47%、5.51%和4.95%。(见图1)


图1:在全球公开的外汇储备数据中,各币种所占比例 (数据来源:IMF COFER)


油气贸易人民币结算迈出一步


“这对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利好,将发挥积极作用,但作用会不会立竿见影还有待观察。”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副院长赵庆明在谈及中国与巴西达成的本币结算协议时对《财经》记者说。他表示,这份协议并非排他性的,并不强制排除第三国货币,对企业而言是在美元之外增加了新的选项,而企业在选择结算货币时通常会有路径依赖、结算便利性和汇率风险等因素的考虑。

同样在3月,中国首单以人民币结算的进口液化天然气采购交易在上海达成 ,标志着中国在油气贸易领域的跨境人民币结算交易探索迈出实质性一步。

3月28日,中国海油与法国道达尔能源通过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平台完成这笔交易,液化天然气来自海合会国家阿联酋,成交量约6.5万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董事长郭旭表示,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将继续发挥平台作用,加强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

去年1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国—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峰会上的主旨讲话中表示,中国将继续从海合会国家持续大量进口原油,扩大进口液化天然气,加强油气上游开发、工程服务、储运炼化合作。充分利用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平台,开展油气贸易人民币结算。

今年1月,沙特财政部长穆罕默德·贾丹(Mohammed Al-Jadaan)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沙特对以美元之外的其他货币进行交易持开放态度。《华尔街日报》去年曾报道,沙特考虑将其向中国出口的部分石油以人民币计价,两国已经展开了六年的讨论。但迄今为止,中国与沙特尚未达成以人民币结算石油贸易的协议。

中国海关总署的统计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与沙特的双边贸易额达到1160.4亿美元,同比增长32.9%。其中,中国从沙特进口商品额为780.5亿美元,向沙特出口商品额为379.9亿美元,沙特对中国的贸易顺差为400.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755.8亿元)。

2022年,沙特是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对中国的原油出口总计8749万吨。

上世纪70年代,沙特和其他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先后同意以美元定价石油产品,石油美元(petrodollar)体系从此确立。“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美元就一直和石油绑定,形成了现货市场、期货市场等交易网络,不太可能轻易被打破。”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涂永红对《财经》记者表示。

在涂永红看来,如今石油消费格局已经发生变化,美国已经从曾经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变成石油出口国,而中国成为最大石油进口国,可以考虑将出口到中国市场的石油以人民币计价或结算。

美国全球安全分析研究所所长盖尔·卢夫特曾表示,石油市场和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是美元作为储备货币地位的保单。“如果这块石头被抽走,墙就会开始倒塌。”

“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动摇了石油贸易的根基,但距离石油人民币(petroyuan)成为现实还有很长的时间。”大宗商品数据公司开普勒(Kpler)首席原油分析师维克多·卡托纳对《财经》记者表示。他指出,伊朗或者俄罗斯的贸易可以相对迅速地切换至人民币,但中东国家还需要更长时间。

目前,中国已经与俄罗斯、伊朗等国展开了原油和天然气贸易的人民币结算。俄罗斯副总理亚历山大·诺瓦克去年11月表示,俄罗斯和中国已在天然气结算中改用卢布和人民币,石油和石化产品也在向本币结算转变。通过人民币购买伊朗石油的尝试则在数年前已经开始。

卡托纳指出,石油人民币面临的一个障碍是,如果中国以人民币从中东石油公司购买石油,印度也会提出类似要求,印度卢比已经在印度与俄罗斯的贸易中发挥重要角色,韩国也可能提出石油韩元的主张。“类似的要求会越来越多,所以维持现状会是更容易的选择。”他说。

美元计价原油的局面在短期内并不会改变。“石油美元的地位依然难以撼动。”一位中东石油行业人士对《财经》记者说。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增加非石油贸易使用人民币的比重是更容易迈出的一步。

今年2月,为改善外汇储备,伊拉克央行表示,它将允许与中国的贸易直接以人民币结算。伊拉克政府经济顾问穆迪尔· 萨利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伊拉克首次以人民币结算来自中国的进口贸易,此前伊拉克对华贸易一直以美元结算。但这一措施限于伊拉克私营行业进口贸易结算,并不会延伸至伊拉克的石油贸易。

伊拉克央行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以人民币直接结算对华贸易将通过两种途径实现:一是通过伊拉克银行在中国的银行账户增加人民币储备;二是通过伊拉克央行在摩根大通和新加坡星展银行的账户增加该国银行的美元储备,用于兑换人民币。前者取决于伊拉克央行的人民币储备,后者将使用伊拉克央行的美元储备。


美元信任危机


自二战后创建布雷顿森林体系以来,美元一直是主要的全球储备货币。即使布雷顿森林体系后来瓦解,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也没有遭到真正意义上的挑战。

然而过去一年,世界范围内的去美元化趋势正在加速。

2022年2月俄乌危机爆发之后,西方国家冻结了俄罗斯央行在海外近30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并将一些俄罗斯银行从SWIFT支付系统剔除。

作为国际货币的美元被政治化,这使外界对美元产生了信任危机,涂永红说。她同时指出,美国在全球贸易的份额不到20%,但美元在国际结算中的份额超过60%,两者是不匹配的。

今年3月,在印尼举行的东盟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讨论的首要议题是如何减少对美元、欧元等主要货币的依赖,转向使用本地货币进行贸易结算。

这是已经在东盟成员国之间实施的本地货币交易(LCS)计划的延伸,意味着东盟跨境数字支付系统将进一步扩张,东盟成员在贸易中将更多使用本地货币。2022年11月,东盟五个成员国已就类似合作达成协议,当时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和泰国签署了区域支付互联互通协议。

在此次东盟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举行的前几天,印尼总统佐科表示,为保护交易免受可能的地缘政治影响,摆脱万事达和维萨这些西方支付系统是必要的。

印度也加快了卢比国际化进程。印度外交部4月1日宣布,印度和马来西亚已同意使用印度卢比进行贸易结算。目前已经有18个国家同意以印度卢比进行交易,包括俄罗斯、新加坡、斯里兰卡、英国 、德国、肯尼亚等,印度第三大贸易伙伴阿联酋也有望加入这一行列。印度于2022年7月宣布建立以印度卢比为结算货币的国际贸易机制。

面对西方国家的制裁,俄罗斯加快了去美元化进程,能源出口更多以卢布结算。一家国际通讯社近日报道称,印度以俄罗斯卢布等非美元货币从俄罗斯购买石油,削弱了美元的主导地位。

今年3月底,俄罗斯国家杜马副主席亚历山大·巴巴科夫在新德里出席印度-俄罗斯商务论坛时称,金砖国家成员国正在考虑创建一种新货币形式,有关想法或将于今年8月在南非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上提出。他表示,转向本币结算是第一步,下一步是在不久的将来提供数字或其他形式新货币的流通。

高盛集团前首席经济学家、“金砖之父”吉姆·奥尼尔近日撰文称,美元在全球金融中扮演着过于主导的角色。“每当美联储开始收紧货币政策,或相反的放松货币政策,对美元价值的影响及其连锁反应都是巨大的。”他在发表于《全球政策》杂志上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奥尼尔认为,美元的主导地位会破坏其他国家货币政策的稳定,这就是金砖国家为何应该抵制美元主导地位的原因。他表示,美元的主导地位对有美元计价债务的国家来说是一种负担,因为当汇率波动时,这些国家的货币政策就会变得不稳定。

他呼吁金砖集团扩大规模,将诸如墨西哥、土耳其、埃及、印尼、孟加拉国、越南、巴基斯坦和菲律宾等新兴国家纳入其中,创建一个更公平、多币种的全球体系。

“去美元化的讨论不是现在才有,自1965年以来已经有过几波高潮。”赵庆明说。他指出,IMF在1965年提出特别提款权的主要意图就是去美元化。但多年来,美元在国际市场中的使用并没有发生太大变化。“去美元化将是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